信贷数据考验“去杠杆”艺术

上周有两组数据,颇值得关注。

其一是1月份钱新增贷款远超市场预期。央行2月16日发布的数据显现,今年1月份钱贷款增加2.51万亿元,同比多增1.04万亿元。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075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1.94万亿元,1月份社会融资范围因而大增3.42万亿元。

创纪录的信贷增量与社会融资范围变化,在传送出稳增长政策效果显现、企业投资预期良好等积极信号外,也引发了各方关于数据增长可持续性的疑心,更惹起了市场关于“去杠杆”的担忧。信贷的高增长,能否会延缓以至障碍今年“去杠杆”任务的完成?


其二是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继续“双升”。2月15日,银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现,截至2015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27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881亿元,自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连续17个季度反弹;不良贷款率1.67%,较上季末上升0.08个百分点。

信贷资产质量数据的发布,向市场传送出多层信息:一方面,各方关注的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仍然在持续攀升,将来风险防控不可漫不经心;另一方面,这一数据标明局部国际研讨机构的“担忧”过火夸张,事实上,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总体风险可控,不会呈现大范围信贷违约现象。不过,不良资产的持续攀升,关于如何“良性去杠杆”,同样是一大考验。
过去几年,我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快速增加,高杠杆曾经成为我国经济必需面对的“阿喀琉斯之踵”。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的今年经济工作的五大重点任务之一,就是“去杠杆”。问题是,加杠杆容易,“去杠杆”则非常困难痛苦。且“去杠杆”不断是一个国际难题,不少国度都曾阅历了漫长的去杠杆过程,真正胜利者寥寥。因而,能否完成“好的去杠杆”,防止“坏的去杠杆”,关系严重。
开年信贷数据高增长,从总量上考验“去杠杆”,而不良资产的持续攀升,又将对“去杠杆”的节拍构成压力。如何对待信贷增长与“去杠杆”的关系,如何把握不良资产增加与“去杠杆”的逻辑,关于经济增长与金融风险防备,都将有不小的影响。
关于信贷高增长与“去杠杆”的关系,我们能够从两方面来看。在“去杠杆”的几种途径中,各方特别强调要在增长与开展中“去杠杆”,即以经济增长化解高杠杆率被以为是更契合实践的途径。这是开展是硬道理,在开展中处理问题的思绪的详细表现。从这个角度看,今年1月信贷增量创出历史性新高,在一定水平上反映出稳增长政策效果的显现,意味着经济预期稳中向好,这有助于将来“去杠杆”进程的推进。也就是说,信贷高增长,并不用然与“去杠杆”构成矛盾。此其一。
其二,要看新增的信贷构造能否得到优化,即能否构造性“去杠杆”。相关数据显现,虽然1月新增信贷数据中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1.94万亿元,但有剖析称,其中很多信贷增量投向了根底设备以及政府相关类投资项目,这在一定意义上构成了政府“加杠杆”的效果。此前有业内专家倡议,企业“去杠杆”的途径之一,就是“杠杆转移”,即政府“加杠杆”,企业“去杠杆”。同时,关于企业部门而言,也存在债务构造优化的问题。新增信贷投向根底建立、新兴产业以及“三农”、小微企业等单薄环节,并对产能过剩行业等范畴的信贷逐步收缩,可以取得企业部门构造性“去杠杆”的效果。
除了辩证对待信贷增长与“去杠杆”的关系外,在将来更应该把握好不良资产持续攀升与“去杠杆”的问题,即如何拿捏“去杠杆”的尺度和节拍,以有效应对银行业不良资产增加的潜在风险。
从微观主体看,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的应战,让一些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或高负债的企业成为不良贷款集中迸发地。近两年,不少大型企业因负债率高企、无力归还债务或资金周转呈现问题而呈现债务危机,堕入破产重整的境地,从而对银行资产质量构成压力。最近的案例是,A股上市公司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近日宣布,公司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由此,舜天船舶成为国内首家破产重整的上市造船企业,其触及的账面负债总额宏大。目前,A股市场还有局部“僵尸企业”依托银行“输血”、政府补贴存活。清算处置“僵尸企业”,是去产能、去杠杆的一个打破口,是推进供应侧构造性变革的必要环节。但不容无视的是,在这一过程中,假如存在企业歹意逃废债、企业抱团违约问题,再加之执法打击力度不强等,极易形成银行业不良资产的上升。
总的来看,当前“去杠杆”仍然任重道远。要完成这一构造性变革任务,需求留意把握好节拍,拿捏好尺度,控制好分寸,辩证对待稳增长和“去杠杆”的逻辑,正确处置不良资产上升与“去杠杆”的关系,警觉“坏的去杠杆”,打好“去杠杆组合拳”。这就需求做好“加减乘除”,在开展中处理问题,以变革创新化解积弊,从而积极稳妥地做好“去杠杆”工作。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05564000:2018-10-16 12:22:03